手持大刀的人间杀妈客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同居三十题】相拥入眠

开个三十题慢慢写吧。产粮开心最重要,好不好是自己的事。


“喂……”


扁鹊蹙着眉,对于扑到自己身上的一坨巨物深表无奈。那人身型高大,却偏偏极爱黏着蹭他。毛茸茸的脑袋拱在自己肩窝里,痒呼呼的感觉是说不出的怪异。他这处本就敏感,被一顿乱蹭更是连毛都要炸起来了。抬手往杨戬脑门上一糊,死死抵住试图将这狗皮膏药从身上扒拉下去。


“诶——鹊鹊——”


这人倒是自顾自地散发着热情,展开双臂圈住自家爱人纤瘦的腰肢。光是那样将人整个人揽在怀里还不够,不老实的手自扁鹊背后交叉,温热的手掌拖住两瓣翘臀肆意揉捏,在心里悄悄感叹这美妙手感。


扁鹊脖子被他扰得难受,臀上又被爆吃豆腐,身子被牢牢禁锢在杨戬臂弯里无法挣脱出去,气得太阳穴直突突。一边伸手按在人宽厚胸膛,一边扭着腰试图从这爱的抱抱里迅速逃生。


没想到二狗子是越揽越紧,埋在扁鹊胸口深吸一口气,美其名曰用生命在吸鹊。吸够了才恋恋不舍地抬起头,一路顺着那白皙的脖颈吻到下颚至鼻尖,偏头咬着人耳壳往里呵热气儿。


“你再动我就要硬了。”


揉弄着翘臀的手愈发大胆,摸着摸着掀开扁鹊的上衣就往里面伸去。刚要往不可描述的地方探,手腕便被微凉的指尖搭住了。


杨戬颇有些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瞅着扁鹊,想努力挤出几滴委屈的眼泪。“鹊鹊你都好久没陪我了,今天也不行吗?”


“……我累了”


在心里叹了第一万次气的扁鹊按了按眉心,在研究所连续忙了一月有余,每天皆是身心俱疲,回到家保持清醒洗完澡已是不易,脑袋一沾到枕头就失去意识。精神长时间紧绷带来的后遗症也更加明显,睡不了多时就会在半夜惊醒。即使将二狗子的示好看在眼里,也无法做出回应。他的大脑像是一团果冻,看似在思考,其实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放空。


杨戬用力闭了闭眼睛,一咬牙就将作乱的手从扁鹊衣服里抽了出来。复又把他按在怀里,低下头含住那诱人的唇。舌尖撬开不设防的贝齿,仔仔细细扫荡过心上人甘美的口腔,直等扁鹊在自己怀里慢慢软下了腰,放松了力道依在他臂弯才舍得放开。


“我不要做……我想睡觉。二狗子!二狗子!我不想做……”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扁鹊心中警铃大作,拼命摇头抗拒。见人默不作声,也摸不清对方的意思。但他真的太累了,好不容易结束了这项让他折寿十年的研究项目,现在只想一头栽进被窝里睡他妈的一个世纪。于是他软了声音,主动抬手勾着杨戬的脖子,为了睡觉放弃尊严。“你抱我去睡好不好。”


原来我是这么没有原则的人,扁鹊含泪给自己点了个蜡。


万万没想到杨戬竟不理会他百年难得一遇的示弱,冷静地转过身。


握拳,松开。握拳。松开。


扁鹊以为他生气了,刚想伸手去拽他衣袖。杨戬突然转过身来,一言不合把人打横抱起,不顾扁鹊一脸懵逼的样子,直接进了卧室,关门掀被塞人一气呵成。


“我还没洗澡……”


“先睡觉,明天再洗。”


扁鹊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杨戬躺在他边上,把他塞进自己怀里抱好,细细掖了被角才放心。


“我……”


他一开口杨戬便吻他。只是以吻封缄,不让他再多言。扁鹊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在生气,几次之后到底是太过疲倦,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伴侣暖烘烘的怀抱哄得他睡虫上脑,但他迷迷糊糊还是惦记着。在杨戬确认了他不再说话,吻了吻他额头后,逮着机会提问。


“狗子……你刚刚怎么了?”


杨戬低下头与他额头相抵,许久才低低道了句。


“压个枪。”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