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大刀的人间杀妈客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鼬佐】泛滥的醋意(2)

二、正当宇智波佐助打算开始努力过好每一天

佐助又梦到这个三年前的三天前,惆怅地感叹起很多事。

这日子,他已经很努力在混了。为了达成“随便瞎那什么过”成就,他还和鸣人厮混在了一起。天天村东村西乱窜,总算是体验了一把坏孩子的狂野乐趣。无奈宇智波的头脑总是清晰得可怕,他仍然记得鼬点他额头时指尖温润的触感和眼前男人从前独属过他的笑脸。

同样是浑浑噩噩,鸣人的成绩很给面儿,是配套的一塌糊涂;佐助就不一样,他照样十项全能全校第一,还是忍校扛把子,还是万千少男少女的恋爱理想对象,还是玉树临风颜遁不倒,还是喜欢鼬。

鸣人拽着佐助一块等夕阳看。那时候金色头发的小孩子喜欢让透过云层的阳光润色他闪耀的发梢,另一个则是习惯性地半倚在树枝子上漫无目的地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鸣人说,有时候觉得咱俩特别像,但真掐起来又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佐助本来懒得搭理他,转念一想夕阳无限好本来就是该感叹的时候,就懒懒散散地回答,你倒讲讲哪里像。

鸣人说,反正都孤零零的。

佐助撇撇嘴,我那是觉得其他人都多余。

鸣人说,我喜欢的人肯定看不上我。

佐助说,那咱俩真像了。

更多的细节已经被时光冲淡了,但佐助肯定自己当时一定拿手背盖住了脸,假装阳光很刺眼;但其实当时残阳如血,即使里面掺了酒精也仅仅足以令人微醺罢了。

毕竟,还有更加咸湿的透明液体稀释了浓度,搞得人半醉不醉,特别容易难过。

佐助这个教科书版的傲娇一如既往地不坦率。他心里还是对鼬念念不忘,即便鼬和止水穿着同款暗部服装,背后负着同款忍刀,从他眼前路过,他还是悄悄地安慰自己说,没关系的,他们又没有再一起,只是要好的兄弟而已。

几曾何时也有人以兄弟之名,编织着爱与恨的梦境。

“佐助......又在看你哥啊。”

鸣人冷不丁从傻愣愣发着呆的佐助身后窜出来,跟背后灵似的幽幽冒出一句话,吓得佐助毫不客气回身就是一个手刀雷厉风行。

吓人的人这会又被人吓了一跳,“臭佐助,还要吓回来小不小气!”

他险险扣住宇智波纤细白皙却不乏威胁的手腕,略施巧劲以不弄痛对方的力道化去凌厉的掌劲,“真不懂你天天看什么,好奇你哥的小对象吗?”

“......滚。”

宇智波佐助突然用力甩开鸣人的手,几乎是压抑着从齿关里挤出一个干涩的音节,看都不看留在原地一脸蒙圈的人,错过身阴沉着脸进屋了。

旋涡鸣人对于友人非常不友好的态度表现他十万分的抗议,用着高分贝的烟嗓嚷嚷着什么佐助你脾气这么坏那些美女是怎么对你死心塌地的啊,长得好看了不起吗大爷我也很性感啊之类的话。直到听见房门被“砰”一声大力关上,才挠着头发闭上嘴,低低地嘟囔了句放不下放不下。

佐助自然是不爱听那张嘴里吐出来的话,他胸腔发闷,只觉得童年那只柔软的兔子好像被自己揣在了心房里。

费心欺瞒自己的事情,只消旁人只言片语就鲜血淋漓。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就连鸣人这种脑回路姓一乐的人都清楚鼬和止水过于亲密的关系,一直以来的刻意逃避,都是假装糊涂。

鸣人惹得佐助炸毛不是一两回,早已轻车熟路。这会他悄悄摸到他门前,小心翼翼隔着房门感受里面死寂一片的气息,“佐助......?”

没有回话。

漩涡鸣人一般都是自觉消失等佐助自个儿消气了再遭他几个白眼就能风平浪静。可这回他破天荒地踌躇在门口,潜意识里觉得佐助的沉默颇有些欲言又止的意味。

又过了一会,苍白的声音隔着一层门板传来。

“鸣人。你喜欢的人,现在看上你了吗。”

瞧啊佐助,我们之间的默契已经达到如斯服帖的程度,“远着呢,他现在还没认可我。”

“那我们,一样又不一样了。”

佐助说,他也没看上我,可是他估计一辈子都不会认可我了,他好像已经认可了别人。

tbc.

本来是打算用来飙车才想的梗,可是夜晚码字就是很容易丧……不知道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又忍不住往刀子上走,想开很多很多坑,在纠结是先把存货都丢上来然后再一个一个填还是把一整篇写完再续其他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