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大刀的人间杀妈客

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

【鼬佐】泛滥的醋意(1)

是以前的产物,一脸懵逼鼬x小醋包佐XD

一、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止水的锅。

这个悲伤的故事要追溯到宇智波佐助发现哥哥连续三天和哥哥的哥哥不知道去哪鬼混到半夜三更才回来,回来之后连一句关心都不给,脸上还面带可疑微笑一脸的意犹未尽明天我们继续玩耍开始说起。

宇智波鼬,性别男爱好佐助。

宇智波佐助,性别男爱好鼬。

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和谐,然而世事难料,这一对骨科兄弟中间硬生生插进一个宇智波止水。

在佐助看来,这个止水大哥和他有很多共同点。比如他们都姓宇智波,都性别男,都有兄弟,以及都爱好鼬。

这前面几个都能忍,最后一个哪行???

除了他哥以来,宇智波佐助还真没在哪一方面输谁一截过。他自认天资不差,本人也未患懒癌,遇到偶尔的难题也肯努力向上自行解决。早在幼稚园时期,他就已经是忍校扛把子,江湖人称佐二花(划掉)少,那也是一个声名远扬,他挥一挥左手,身后迷妹立刻高举灯牌高喊表白我佐助;招一招右手,旁边兄弟马上撸袖子准备开干一放一个准。

哥哥,难道我这样优秀的条件还达不到你的择偶标准吗!

今天止水又来了。

美琴热情地招呼这个和长子非常交好的亲戚,给他准备香喷喷的清茶和鼬很喜欢佐助却嫌弃得要死的甜点,回头就喊着让鼬迎他进屋。

止水一来,连向来严苟的父亲也露出微笑,过问两句二人修行的情况之后,异常慈祥地鼓励他们多多“交流忍术”。

佐助要难过死了,委屈地抱住了没有哥哥爱的自己,一边恨不得立刻杀到隔壁打断两人的欢声笑语,一边在内心嘤嘤哭泣。

自从鼬锋芒毕露之后,越来越繁重的任务就使他难以得空脱身。回想起上一次央求到鼬陪自己练习手里剑已经是几百年前的事,为了得到哥哥的同意他几乎哭闹了几天。在那几天里美琴省了拖地的劳务,就是洗衣服的时候手差点废了。

可是,为什么这个家伙就能轻而易举地把约鼬去这里去那里,缠缠绵绵你是风儿我是沙,今天居酒屋明天丸子店,后天再穿着宽松的和服舒舒服服晃夜市,大后天成双成对出任务?

今天止水又来了。

佐助缩在门后面看止水把着鼬的手有说有笑地一起绘制卷轴。

你们,你们有毒啊!!!

今天也是没有哥哥爱的佐助鼻子一酸,还好眼睛大,能承载的眼泪毫升比较多,没有不争气地扑籁籁掉金豆豆。

小小年纪就能将宇智波颜遁运用得如此纯熟,将来实力定不能小觑。

佐助又暗搓搓地扒着门缝偷看了一会这对兄弟的相亲相爱,突然就感觉自己像另一个世界的人一样。止水和鼬被众人簇拥,而自己却独自飘零在荒漠的某个孤岛。他们那边有山有水有酒有故事,自己这边就只有漫天的黄沙和飞尘,呛得他咳个不停,湿着眼睛想去寻鼬,像只柔软的兔子一样露出自己最脆弱的肚皮,危险也好,只希望他能轻轻地摸一摸。

可是鼬哪有空理会他,这个恶劣的男人现在大概满脑子只有止水止水止水,连他的名字都不乐意叫了。

佐助的自尊心随着年龄成倍增加,这两项指标都潜意识不允许他像小时候那样对着鼬死缠烂打,不顾哥哥疲惫的神情非扯着他接住自己飞扑过来的身躯。

这些他都不再做了,他开始学乖,并希望以此博得鼬更多的好感,可惜鼬不稀罕,他显然更加待见止水明朗的笑。无论佐助做得怎样好,他绝佳的表现博得了所有人的赞美和肯定,甚至连对他从来淡漠的父亲都为他的忍术感到讶异。但是鼬也再没有背着他走过宇智波的街道,昏暗的路灯再也没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曾经最亲密的兄弟开始日渐疏离,因为一个人的固执坚守的自尊和另一个人的不曾察觉。

回忆到此为止结束。

tbc.

评论

热度(41)